秦观《满庭芳·碧水惊秋》全诗翻译赏析

游戏名称 时间:2019-09-22 10:29:26

  碧水惊秋,黄云凝暮,败叶琐屑空阶。洞房人静,斜月照盘桓。又是重阳近也,几处处,砧杵声催。西窗下,风摇翠竹,疑是旧交来。

  伤怀!增怅望,新欢易失,往事难猜。问篱边黄菊,知为大家开。谩谈愁须殢酒,酒未醒、愁已先回。凭阑久,金波渐转,白露点苍苔。

  ②砧杵(zhēn chǔ):古板捣衣用具。砧为捣衣石,杆为捣衣棒。南朝宋谢惠连《捣衣》诗:“搁高砧响发,楹长杵声哀。”《夜半四季歌秋歌》:“佳丽理寒服,万结砧杵劳。”

  ③西窗三句:西窗,唐代诗人李商隐《夜雨寄北》诗: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疑是旧交来,唐代诗人李益《竹窗闻风寄苗发司空曙》诗:“开门复动竹,疑是旧交来。”

  ④问篱边二句:挂想梓里。语本晋陶渊明《喝酒》诗之五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睹南山。”唐杜甫《秋兴八首》:“丛菊两开未来泪,扁舟一系故园心。”

  ⑤殢酒(t):病酒,为酒所困。此为以酒浇愁之意。作家《梦扬州》词云:“滞酒困花,十载因你们淹留。”

  ⑥金波二句:金波,月光。《汉书礼笑志》:“月穆穆以金波。”

  碧清的水面放出冷冷的秋光使人心惊,黄云在暮色中凝结,台阶上随处是零散破败的落叶。室内悄无人声,月光斜斜地照进来,照着他单独倘佯。又一个重阳节附近了,随地是催人的砧杵声。西窗下,开家声动竹,疑是旧交来。

  政界的风浪,使人与人之间的情绪变得格外亏弱;而仕途上的好坏常常是无事生非,全部人又能说得了解。问问篱边的黄菊,不知是为所有人而开?不要任意谈什么愁总是跟酒正在全数,酒能留住愁;其实,酒还没有醒,愁就仍旧先回顾了。凭栏沉想了久远,月亮逐渐西重,苍苔上已生出点点白露。

  《满庭芳碧水惊秋》是北宋文学家秦观的词作。 此词融情入景,资历对秋日萧索的描绘,表示了词人伤离怀旧的心理。

  “碧水惊秋,黄云凝暮,败叶琐细空阶”,一片碧水放出了冷光,冷气袭人,不觉赞誉时序变迁之快;另有几片黄云逐步凝集,蒙蔽了凋零的阳光,大地表现出渺茫 的暮色,台阶上堆集着零散的黄叶。浓浸的衰飒氛围,陪衬出词人此时此地的心思。“惊”、“凝”二字集闭地阐述出词人对一片冷漠景物的主观感触,加重了所写 情景的激情色彩,响应出所有人的凄苦心理。“黄云”一句。语本于李义山诗“秋风动地黄云暮”,而着一“凝”字,就比原句显得冷静有力。

  “洞房人静,斜月照踯躅”,“人静”,而词人不静,全部人心理潮涌,斜月映照之下,倘佯不定,陷入了重思之中。

  “又是重阳近也,几各处、砧杵声催”,这几句不是平淡地方明时序,而储蓄着很深的慨叹。玄月,正是“授衣”的秋日。流亡异乡,秋天日暮听到砧杵声时,很自 然地会起故园之念,而对待持续遭受政事排斥的词人来叙,当这种声音清楚地传人所有人的耳胀时,二心中涌起无尽的凄惨:年光一年一年地消失,而苦恨何时能休! “又是”二字尤极含蓄之至;“催”字,写尽悲伤之切。

  “西窗下,风摇翠竹,疑是故友来”写景中暴露出怀人的情想,是全词的中央所在。这几句是从唐人李益诗句“开家声动竹,疑是雅故来”化出,易“动”为“摇”,写出了竹影扶疏的神韵,同时也响应出对旧友的情义。

  下片伤离,以景语结情,景语情语,丽雅工整,情韵兼胜;层层铺谈,步步亲热。牵强蕴藉,悲凉悦耳。

  “伤怀!增怅望,新欢易失,旧事难猜”几句紧承上片结句,含蓄地剖明出遭贬谪以后的生涯历程和伤离怀旧的心情。宋哲宗绍圣初年,以苏轼等为核词心的所谓 “元事占党人”横遭中伤。阴毒的政治风波,冲散了知音亲友,这重心是没有二什么辱骂口角可言的。情面反复,世态炎凉,贬谪中不会有什么新欢,假如有,也会 很速落空;终生素交,或存或亡,如果存者,也不着边际,对待旧事还能想些什么呢?只嚣有怅然云尔。

  “新欢易失,往事难猜”两语浓缩了词人的千愁万恨,低回欲绝,不失婉言约词风。

  “谩讲愁须碲酒,今酒未醒、愁已先回。”是一句久经灾祸的词人的肺腑之言,中心累积着词人的无限心伤。集这几句和上边两句初看好似没有什么合系,现实上紧 密毗邻。从词人的发问语气里可能推断出全班人已偶然赏花,偶然把盏,缘由假使吃醉了酒,也解不了愁,“酒未醒,愁已先回”。就云云,把黄花与酒以及解愁与否联 系起来,情绪放诞,喷涌而出,步步进逼,终末讲出一句最深挚、最动情的话:酒敌不外愁。

  “凭栏久,金波渐转,白露点苍苔”,以景语作结,盘旋不尽,发生出很强的艺术感染力。少游的词作,写景而情在其中,全数景语皆情语,特长融爱人景,既显豁,又含耩蓄,夸耀出非凡的艺术功力。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23456789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文章